情到濃時方似淡

穿過冰雪融化的足跡,望著窗外欲吐的新芽,內心泛起絲絲暖意。那些埋在枝頭的綠葉等待春雨的喚醒,就像情人節守候在街頭的戀人,相遇即是欣喜。而我,恰巧居於這份守候的對面,時時拉開窗簾,眺望這份守候的結局頭髮再生

可是樹下抱玫瑰花守候的人兒換了一撥又一撥,那些歡快的笑聲也沒能吵醒倚在枝頭的芽尖。而在窗內觀望的我卻有些著急和感慨了。

自我懂事以來,就在人們口中聽到,書上看到,“玫瑰代表愛情。”關於它,有很多美麗的寓意和唯美的故事。那帶刺的小小花蕾,仿佛從來沒有人懷疑過,它就是愛情的象徵。這小小的花朵是何其的幸運,見證了多少少男少女幸福的時刻。它的守候顯得那麼甜蜜和圓滿,而我,只能這麼默默的看著窗外,淡淡的等待有一天能有那麼一個無意間的目光,能看到綠滿枝頭。有時候,我就納了悶了,不過也就是小小花骨朵,尚也能香滿人間,而這滿枝頭的芽尖卻要這麼苦苦的守候,這又是為何?

日子就這麼不鹹不淡的過著,沒有驚喜,仿佛也沒那麼悲傷。每天相同的時間,相同的路線走過樹下,然後面對相同的人,做相同的事情,說相同的話,甚至連公司食堂的飯菜,也是那麼不厭其煩的重複著。認識的人越來越多,可以說真心話的人卻越來越少。不管是人們口中,還是言語飄飛的網路,人們都在感歎逝去的純真是永遠回不來的美好。我不禁有些生氣,既然知道純真的美好,當初又何必要丟?這樣的想法就像埋在枝頭的綠芽一樣,終究是無聲的存在麵包蟹。越來越能察覺到眼神裏的微小變化,卻怎麼也無法慢慢去適應這“逢場作戲,何必太真”的職場。有些累,帶著幾分倦意,看著鏡中那張還年輕的臉,難道就這樣低調得有些暗淡的做著眼前的工作?

我再也沒有勇氣去看窗外的芽尖,我不得不承認我有些不敢直視它的這份守候。雖然總是在心裏祈求“溫和從容,歲月靜好。”,但是眼前的似乎平淡得有些不能直視。甚至有些羡慕那些飄在街頭的小小玫瑰。雖然居住環境不似窗外的芽尖那樣清幽,卻也不至於像如此這般的失落和孤單。很難以想像,會有這麼一天,我會用這樣的心情羡慕我曾經有些厭煩的花朵。眼神再也看不見枝頭的新芽,我開始關注那些嬌美的玫瑰……

就在情人節的那天,穿過街頭的我依然用著欣賞的眼神打量著街上嬌豔欲滴的花朵們,看著那些可愛的男孩女孩們捧花的表情曾璧山中學,我放佛覺得這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對話。可是當我第二天再去那條街的時候我發現,地上淩亂的擺著昨日剩下的殘枝,在寒風中無力地移動著。隱約可見那些遺落的花瓣被碾踏過的痕跡,除了空氣中飄散的淡淡花香,證明昨天的甜蜜真實的存在過以外,在這裏找不到絲毫美麗的痕跡。那一瞬間腦袋就像當機了一樣,根本無法相信這是昨日我經過的街頭。突然間我想到了窗前的綠芽,拔腿飛奔……

腳步止於樹下,抬頭看著那些芽尖已變的鼓鼓的了,有的已經能看到綠意了,我長長的舒了口氣,幸好你還在!刹那間我仿佛明白了,水至深處則無聲,情到濃時方似淡!有些守候一直在身邊,從來不曾遠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