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於命運與時光

不錯的,我們有何理由不感恩命運與時光?即便是南風也將周向榮殘紅收盡,炙骨的陽光伴著汗珠旋即而下,初夏輕輕地不辭而別,我、我們依舊仍需感恩。有人問我:“你既說春去無妨,你會感恩初夏,那麼初夏去了呢?”

company formation我自是一笑,我告訴他我還有夢、我還有記憶,初夏之於我是心弦上不周向榮
逝的風景;我告訴他記憶是個奇妙的東西,因為記憶我們懂得了珍藏與珍惜。有時候我會對著月曆發呆,我會數著上面順次而下的阿拉伯數字,想我去歲今時正在何處、這在綰結何樣的風物、正在吟詠何樣的歌與人生。如此,你不必擔心時光走的太快,不必因為初夏的離開而過分傷情,你會覺得青春未央、你會覺得路漫漫、你會覺得人生溫暖而修長。

對於初夏的記憶不必刻骨銘心,只是從你眸中掠過的一傘蒲公英足周向榮矣,足以讓你感恩。所以我愛初夏,卻不留戀初夏。一如青,一如春初夏一如青春。對於青春,懷著一顆乾淨而不雜鉛華的心曳遊再好不過;對於初夏,還這夢懷著記憶去感受再理想不過。這個淵藪時而喧囂時而緘默,何時坦誠何時逐夢,靜下心來懷念初夏,心會給你答案。

office furniture夜風闃寂地劃過我的衣袂我的明天和今天的我,溫潤欣忭的春夏之交清清爽爽新新。我終不必擔心在這攘攘人流中如何上下求索,因為,只要棄置囿我選擇的種種無所適從,做回真我、做回真正快樂、真正陽光的我,下一站便永遠是初夏,下場雨亦絕不再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