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遊熊嶽青龍山

故鄉,多麼溫馨的名字,讓常懷感恩的地方。然而,我較之他人,有莫大幸運,我有兩個親親家園——熊嶽與天津!前者是我的生身故裏,後者則是我騰飛基地,她們同在我心,重如泰山!

每逢春節,我常隨父母回熊嶽省親;春節過後,我又隨父母返回天津,繼續為理想奮鬥。天津至熊嶽,熊嶽至天津,京大鐵路上的特快列車,在晝夜兼程中,將我與故鄉緊緊相連,而穿梭入眼的沿途風光,更令我如醉如癡:自難忘浴火重生的唐山新城上,礦燈點染的開灤煤礦、鑽井掘進不歇的曹妃甸十億噸大油田;自難忘迎接秦始皇東巡鑾駕,徐福福海為秦始皇求取長生不老丹藥的始發地秦皇島;自難忘海闊天空,留存曹操丞相《觀滄海》和毛澤東主席《浪淘沙●北戴河不朽華章的北戴河;自難忘鐫刻大明、大清、大順逐鹿爭雄的烽火狼煙、書寫孟薑女和萬喜良(又名範杞良)愛情佳話的山海關;自難忘大明與後金的寧遠大戰中,袁崇煥炮斃努爾哈赤的興城;自難忘遼沈戰役中,作為衛生員的姥爺冒著槍林彈雨為可敬可愛的解放軍戰士救死扶傷的錦州;自難忘盤錦平疇上林立繁忙的打油機,以及在金風中,堿蓬流丹、鷗鶴翔集的“紅海灘”濕地保護區;自難忘代代相傳唐王東征傳奇的蓋州……一幅幅鮮活的畫面,在我的眼中,在故鄉的沿線激情彰顯!隨著隆隆車輪,我將一路前行,去感歎故鄉饋贈給赤子的珍品……

熊嶽啊,你不僅是我生命開始的家園,你還以東北名鎮的旖旎風光珍藏著我童年歡樂:常憶慈母用春暉般的目光,千年守望趕考遊子的望兒山;常憶龍脈綿亙,雲山青翠的青龍山;常憶水過石灘,響聲叮咚的響水河;常憶海浪逐沙,八仙傳奇的西海(即渤海)金沙灘、白沙灣、仙人島;常憶始建乾隆,古穆莊嚴的綏德門;常憶古色古香、承古拓新的明清街;常憶溫泉水滑、天香沁懷的地熱溫泉和果蔬田園……一幅幅佳麗,一番番故事,從未因我的成長而減褪,相反,故鄉的脈搏隨時代一起蓬勃躍動,在我的心中留下驚歎的日新月異!

說故鄉,話名鎮,我自感比他人幸運,因為我不僅有兩個故鄉,而且有兩個名鎮。在渤海的那一邊,津門故里之楊柳青青,以人文景致牽我情懷:乾隆禦舟往來京師、江南而行經的南運河;紅柱青瓦、掌管天下功名文章的文昌閣;依運河而商貿昌達,家室成為“津西保障”的石家大院;興盛明清,連年有餘,丹青神運的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楊柳青年畫……覽昔日賢達創業足跡,觀今朝域中民生安泰,親親家園再放新光芒!同祖同宗一中國,人文自然兩故鄉。熊嶽與楊柳青,東北與中原,自然與人文,因海相連,因海相聚,因海傳奇!

熊嶽故鄉之山水,早已融於血脈,自不必多言。然而,我常往故園,多見冬日之景,但見“北國風光,千裏冰封,萬裏雪飄……大河上下,頓時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此情此景,雖符合白山黑水應有的莽蒼氣概,但卻略顯肅殺單調。幸有新春的紅燈、對聯、福字、焰火相映生輝,才使故鄉完美無瑕、生龍活虎。

今夏,我再次回到母親懷抱,而您在綠肥紅瘦的夏日裏重開鏡妝,盛情以待,而我則在欣喜母親青春永葆之時,得到了母親為我珍藏許久的寶貝——青龍山!啊,慈母,我將怎樣報答您對我厚愛期望?無它,唯有文以頌揚,使您聞達天下!

薄雲伴日,清風沁爽,我們啟程。一路上,我和爸爸通過開啟的車窗,飽覽熊嶽故鄉不同於繁華都市的田園風光,而故鄉則通過車窗知情地為我們一路吹送颯爽天風。暫離“水泥森林”,置身“天然氧吧”,我大感“久在樊籠裏,複得返自然”之喜悅,古聖陶潛不謬矣!

從熊嶽至陳屯,自小鎮而山鄉,一路情致,我心嚮往。看吧,熊嶽鎮上,店鋪吆喝聲脆,果蔬流香;曲街兩旁,行人熙攘,民居潔淨……故鄉生活之古樸安逸,真有“戶庭無塵雜,虛室有餘閑”之貌。車出熊嶽,駛入鄉野,滿眼青碧,豁然開朗。傍窗,空氣甘甜,雲蔭融融,日光隱現,村路稍顛,葡萄繞藤,農田凝碧,遠山青蒼……此情此景,我頓感古遠田園詩歌描繪的景致又丹青渲染般鋪展開來。看這裏,榆柳蔭後簷,桃李羅堂前。曖曖遠人村,依依墟裏煙;觀那邊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跳遠望,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時光飛轉,換了人間,古舊的毛坯陋室,變成了嶄新的磚石溫居,大唐詩聖杜甫在《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中,關乎民生的千年浩歎:“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在今朝得以實現,先賢可以安詳矣,而村舍上或平或坡的屋頂,各得怡然,為山鄉增光添彩。時代變遷,質樸未改,農人們或盤坐於東北火炕上,“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或於“十畝方宅,八九草屋”中,觀庭前花開花落,高天雲卷雲舒;或躬耕隴畝,“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與世無爭,心地自寬,“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一路行來,故鄉美景激發了心底之處珍貴的真善美本願——“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感謝您,熊嶽——陳屯的純美景致的相伴。